大悲咒常识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>宝积经

第四十七卷 大宝积经

时间:2019-06-26 05:03:43     编辑:菩提流志 译

第四十七卷 大宝积经

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

菩萨藏会第十二之十三毗梨耶波罗蜜多品第九之三

“复次,舍利子,如是勇猛无倦正勤菩萨摩诃萨,成就五种增进之法,便能速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舍利子,何等名为成就五种增进之法?所谓值佛出世为增进法,得近善友为增进法,得具无难为增进法,随所修集一切善法永不失坏为增进法,于彼安住律仪菩萨摩诃萨所随从修学为增进法。舍利子,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故成就五法,增进不退,速悟无上正等菩提。”

尔时,长老舍利子白佛言:“世尊,颇有菩萨于是五法而损减不?”

佛言:“有。”

曰:“何谓也?大德薄伽梵。何者是也?大德苏揭多。”

佛告舍利子:“有五种法,菩萨成就便能损减。何等为五?谓于佛世而不值遇,于彼善友不怀亲近,具无难法而不获得,修习善法多有失坏,于诸安住律仪菩萨心无随学。由具如是损减法故,亦不速悟无上菩提。

“舍利子,何等五法菩萨成就?舍利子,在家菩萨为王师傅,以威势力恐怖众生,致有缘务祈请威福。若为成办如是事者,重相酬谢。而是菩萨睹世利故,心无正直便为作之,凡所出言无非为利。舍利子,由如是法损减善道,由如是法损减无难。如是在家菩萨,为养身故行诸恶行,不值佛世,乃至不疾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成就第一损减之法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在家菩萨住毁城法。何等名为住毁城法?舍利子,若诸如来应正等觉,出现世间,为诸天人魔梵说法,开示宣畅初中后善,文义巧妙,纯一圆满清白梵行。尔时,当有四众出现,所谓苾芻、苾芻尼、邬波索迦、邬波斯迦。时苾芻尼,依附村城、郊野、馆舍、国邑、王都,为护戒故在中居止。彼诸在家菩萨,来是住处污其戒众,以毁戒故名住毁城。犯是事已,不值佛世,乃至不能疾悟无上菩提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成就第二损减之法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在家菩萨见诸有依,善说法律演正法时,便于父母、兄弟、姊妹、妻妾、男女眷属及诸众生而为法障。舍利子,在家菩萨障碍法已,于长夜中自于法律常多障碍,不值佛世,乃至不能疾悟无上菩提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成就第三损减之法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在家菩萨闻佛经中,如来赞说少欲知足、出要相应独静山林离苦之法,心生不信,轻毁诽谤,亦教他人起如是见。是诸在家不善菩萨,毁呰如来清净教已,还复沉溺可毁呰趣。何等名为可毁呰趣?谓堕地狱、畜生、焰魔世界,或生边地及蔑戾车恶邪见中。在家菩萨行是事故,不值佛世,乃至不悟无上菩提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成就第四损减之法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在家菩萨依止国王及诸大臣乃至富贵有自在者,行弊恶行,恃为势力,讥诃毁骂轻蔑戏弄无量众生。舍利子,在家菩萨以成就此语恶行故,速能招集诸恶趣报,不值佛世,不遇善友,不得无难,失坏善根,不随安住律仪菩萨修学正法,不能速悟无上菩提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成就第五损减之法。”

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“菩萨成就五种法, 如是智慧无增长,

既不速疾见如来, 亦不逢事人中上。

或为王者大师傅, 欺诈诳惑诸众生,

由具如斯不善业, 不遇世间依怙者。

令多有情生怖畏, 若纳赃财若损害,

兴造如斯恶业已, 终不奉值人中尊。

或令诸尼净戒聚, 破坏摧灭生悲苦,

当离无量亿如来, 叵得成就诸无难。

于其父母妻子等, 障碍不令修法行,

又障听闻于正法, 速感愚痴覆蔽果。

若人厌世乐出家, 便致拘执缘留碍,

当离无量最胜尊, 叵得成就诸无难。

若有听闻如是法, 所谓赞说住空闲,

便生不忍忿恚心, 谤毁谓为非法说。

谤毁如是正法已, 常住生盲大剧苦,

一切重障罪业中, 方斯十六不及一。

彼难奉见诸如来, 设见不能怀信敬,

受女黄门生盲身, 又受驼驴猪狗等。

若有于佛及菩萨, 深生殷重爱敬心,

远离一切障碍已, 相续修行贤圣道。

父母妻子眷属等, 恒乐安勤正法中,

众生厌世求出家, 赞美劝助令其果。

若处眷属正法中, 当速往登贤善趣,

有能赞劝出家者, 速悟无上佛菩提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出家菩萨复有五法,若成就者,不值佛世,不亲善友,不具无难,失坏善根,不随安住律仪菩萨修学正法,亦不速悟无上菩提。舍利子,何等名为出家菩萨成就五法?一者、毁犯尸罗,二者、诽谤正法,三者、贪著名利,四者、坚执我见,五者、能于他家多生悭嫉。舍利子,如是名为出家菩萨成就五法,不值佛世乃至不获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舍利子,譬如饿狗慞惶缘路,遇值琐骨,久无肉腻,但见赤涂,言是厚味,便就衔之,至多人处四衢道中,以贪味故,涎流骨上妄谓甜美,或齩、或舐、或啮、或吮,欢爱缠附初无舍离。时,有刹帝利、婆罗门及诸长者,皆大富贵来游此路。时,此饿狗遥见彼来,心生热恼作如是念:;彼来人者将无夺我所重美味?便于是人发大瞋恚,出深毒声,恶眼邪视,露现齿牙便行啮害。舍利子,于意云何?彼来人者应为余事,岂复求此无肉赤涂之骨琐耶?”

舍利子白佛言:“世尊!不也,世尊!不也,善逝!”

佛告舍利子:“若如是者,彼悭饿狗以何等故,出深毒声现牙而吠?”

舍利子言:“如我意解,恐彼来人贪著美膳,必能夺我甘露良味,由如是意现牙吠耳。”

佛告舍利子:“如是,如是,如汝所言。当来末世有诸苾芻,于他施主勤习家悭,耽著屎尿妄加缠裹,虽值如是具足无难,而便委弃不修。正检此之苾芻,我说其行如前痴狗。舍利子,我今出世怜愍众生,欲止息故专思此事,为如是等诸恶苾芻,说此譬喻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是诸菩萨摩诃萨,为欲利益安乐无量众生故,求于佛智,行毗利耶波罗蜜多。彼诸菩萨摩诃萨,于己身肉尚行惠施,况复规求妄想恶肉,而于他家起诸悭嫉?舍利子,彼诸苾芻悭他家故,我说是人为痴丈夫,为活命者,为守财谷奴仆隶者,为重世财宝玩缚者,唯于衣食所钦尚者,为求妄想贪嗜恶肉起悭嫉者。

“舍利子,我今更说如是正法,彼诸苾芻先至他家,不应见余苾芻而生嫉妒。若有苾芻违我法教,见余苾芻或作是言:;此施主家,先为我识。汝从何来,乃在此耶?我于此家极为亲密,调谑交顾。汝从何来,辄相侵夺?舍利子,以何等故,彼悭苾芻,于后来者偏生嫉妒?舍利子,由诸施家许其衣钵、饮食、卧具、病缘医药及供身等资生什物,彼作是念:;恐彼施主将先许物施后来者。由如是故,即此苾芻,于施主家起三重过:一者、起住处过,见余苾芻或起恨言:;我于今者当离此处。二者、凡所习近当言未知应与不应。三者、于不定家,妄起诸过。舍利子,彼悭苾芻,于后来人发三恶言:一者、说住处过,以诸恶事增益其家,令后苾芻心不乐住;二者、于后苾芻所有实言,反为虚说;三者、诈现善相谄附是人,伺有微隙对众治举。舍利子,如是苾芻,于他施家生悭嫉者,速灭一切所有白法,永尽无遗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若有苾芻住家悭者,我说是人为不善者,则为弃舍菩提资粮,又为不能随逐安住律仪菩萨修正法者。又舍利子,如是种相,我更当说。乃往昔时,过于无数广大无量不可思议阿僧企耶劫,有佛出世,名胜现王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彼佛住寿九十拘胝岁。声闻众会,九十拘胝那庾多,皆是大阿罗汉,诸漏已尽,乃至一切得心自在第一究竟。舍利子,当于尔时,有大长者名为善择,其家巨富多饶财宝,资产僮仆无不充遍。有二子,一名律仪,二名住律仪,年在幼稚,容貌端正,净色圆满,众人喜见。舍利子,时胜现王如来应正等觉,于晨朝时服衣持钵,大苾芻僧左右翼从。彼佛世尊居僧上首,为福利故现乞食法,入彼长者所住大城,威仪庠序,诸根寂定,心意恬怕,逮得调顺奢摩他,及获第一调顺奢摩他,修摄诸根如大龙象,澄静无浊如深泉池,盛德巍巍如金楼观,色相超挺如紫金山,又如大海众宝充盈,如帝释主诸天围绕,如大梵王心虑寂静。舍利子,彼薄伽梵,有如是等威相庄严。长者二子,当于尔时,在重阁上,遥睹胜现王佛从远而来,容貌威严色像第一,发欢喜心叹未曾有。舍利子,彼住律仪童子,以先睹佛喜踊内心,白其兄曰:;从生已来,兄颇曾见如是端严含灵王不?兄报弟曰:;我从生来,实未曾见如是端严含灵中王。弟白兄言:;如我惟忖,于未来世定当作是含灵中王。

“舍利子,尔时住律仪童子,即为其兄,而说颂曰:

“;如律仪兄今所见, 我于当来定如是,

大苾芻众所围绕, 当复倍胜于今日。

求菩提道因缘故, 当誓不啖诸饮食,

兄既乐居牢狱中, 我意决定当超胜。

如是一切众生尊, 譬等众星之满月,

谁有见斯不生信, 而乐居家不出离?

“舍利子,尔时律仪童子,即以伽他,报其弟曰:

“;弟当且止勿高声, 非但语言便遂事,

我岂当发世语言, 试谁在先成正觉!

“舍利子,尔时住律仪童子,复以伽他,白其兄曰:

“;如是无上菩提道, 非但弊鄙悭心证,

我当发大贤善声, 决定成佛人中上。

夫怀悭者相如是, 资产不欲令他知,

今我岂复守沉默, 尚舍身命况财宝!

我以家资咸布施, 为求菩提道因缘,

及以兄分家财宝, 尽施佛田深敬故。

谁见如是最胜尊, 具三十二妙相者,

而不发愿趣菩提, 唯除具诸下劣见。

所有家宅及财宝, 父母并诸眷属等,

我当一切皆舍离, 速往善逝如来所。

为世依怙作光明, 照世慈尊极难遇,

百千拘胝那庾劫, 如是胜相甚难闻。

我见世尊入王都, 大苾芻僧所围绕,

如盛满月在清天, 流光洞照诸依地。

我见世尊游四衢, 周遍庄严于一切,

犹彼具足千光日, 独满虚空常遍照。

我见世尊居众首, 庄严显发苾芻僧,

如彼苏迷卢山王, 映诸宝山悉严丽。

如来威光极炽盛, 通照此土诸群生,

圆成妙相两足尊, 荣光蓥饰诸大众。

如来住大神通力, 善御天龙非人等,

复兴无量种变现, 为众生故入王都。

谁见如斯正法主, 三十二相大庄严,

而复希趣下劣乘? 唯除不肖愚闇者。

我今欣睹人中尊, 发生难得清净信,

为利含识趣菩提, 要当往觐如来所。

“舍利子,尔时律仪童子,又以伽他,报其弟曰:

“;我于途路非懈怠, 而不速往如来所!

待我下斯重阁已, 当出外宇谛思惟:

宜应捐舍于我想, 又不顾惜吾身命,

及求最上丈夫智, 尔乃往诣如来所。

父母家宅及财宝, 于如是等生重爱,

我今一时皆弃舍, 尔乃往诣如来所。

若有欲愿当成佛, 又深爱乐如来者,

宜速捐诸珍宝聚, 舍离家法趣非家。

“舍利子,尔时住律仪童子,闻是语已,即于阁上下其阶道,将往胜现王如来应正等觉所。未至之顷,其兄律仪,又从重阁速疾而下,驰诣佛所修敬已讫,时住律仪后乃方至。尔时律仪兄童子,即以十亿无价宝衣,奉献如来。又于佛前,而说颂曰:

“;我今不求于妙相, 奉施如来无价衣,

唯愿当来所获报, 如今世尊等无异。

一切含灵中最胜, 一切妙法善安住,

唯愿当来所获报, 如今世尊等无异。

具足无上智慧藏, 诸力正勤善安住,

三十二相身所持, 愿速当成人中上。

成就诸佛十种力, 四无所畏善安住,

唯愿当来所获报, 如今世尊等无异。

如佛所知真净法, 唯佛善住皆明照,

愿赐演通如是法, 令我速悟上菩提。

我今不求妙色相, 奉佛无价胜上衣,

唯希寂静妙菩提, 为利诸天世间故。

如来所住微妙法, 一切异论无倾动,

我今为求如是法, 敢施无价胜上衣。

诸法无生无老病, 亦无忧愁悲叹等,

愿为开斯寂静法, 导利诸天世间故。

若法无有贪瞋痴, 亦无诸慢及渴爱,

愿说菩提与佛性, 无为清凉甘露法。

若法如来所安住, 为天龙等深敬礼,

或有思虑或无思, 愿为开斯寂静法。

佛住是处能通照, 无量四方诸佛土,

如发大焰深暗中, 愿证如斯等甘露。

若诸一切爱无爱, 性常不依于欲界,

色无色界亦无依, 愿说如斯胜妙法。

“舍利子,尔时住律仪童子,闻兄律仪说是颂已,便以一具新妙宝屐,奉施胜现王如来。即于佛前,说伽他曰:

“;愿我当为诸群生, 为救为趣为依舍,

更不履践于邪径, 恒导群迷说正路。

愿常不习诸贪欲, 此乃愚夫之所行,

永离一切有为法, 恒值如来出兴世。

既逢明照世间者, 便应供养两足尊,

勤求无上佛菩提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当以无量香华鬘, 高妙幢幡诸宝盖,

奉献龙中之大龙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复以种种上衣服, 卧具饮食诸医药,

俱持奉献佛世尊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击大小鼓吹螺贝, 及奏箫管清歌等,

俱持奉献照世尊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厚味种种极淳浓, 世间微妙所珍尚,

俱持奉献救世尊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广行如是供养已, 利益无量诸群生,

我于尔时便出家, 精励勤修于梵行。

当安住斯八妙道, 复安无量亿众生,

愿我为诸有识依, 常不履于邪曲径。

众圣诃毁极下劣, 所谓淫欲我能捐,

又当弃捐诸放逸, 于不放逸恒修学。

愿我永不生众难, 常得生诸净信家,

生生常见人中尊, 见已于佛生深信。

既生信已修恭敬, 以妙华鬘及涂香,

种种音乐供养已, 为求诸佛深智慧。

如是广修诸供养, 乃经无量拘胝劫,

永断欲法舍居家, 精勤奉修清净行。

“舍利子,尔时住律仪童子,说是颂已,即于所赞胜现王如来之处,为彼如来,以赤栴檀建立道场,高华绮饰四踰缮那,纵广庄严备诸雕丽。尔时,童子既立道场庄严成就,即以奉施彼佛世尊。又于佛前,而说颂曰:

“;佛所安住四种住, 往昔最胜所称誉,

我今欣求如是住, 唯愿善逝慈哀许。

若有安住是所住, 心常了知无量众,

及知过去未来生, 我今欣求如是住。

若住是住至究竟, 四种正胜四神足,

及四最胜无碍辩, 我今欣求如是住。

“舍利子,尔时薄伽梵胜现王如来,哀此童子,受其所献上胜道场,与苾芻僧入中居止。时,彼童子既睹如来及苾芻僧受其施故,心大欢喜踊跃无量,又以种种上妙供具而为供养,倍加恭敬,尊重赞叹,于半月间中无断绝。过是已后,便于佛前除去须发,被袈裟衣,以净信心舍弃家法,趣于非家,专志精勤求诸善法。

“舍利子,时二童子求善法已,心正了知,于佛菩提俱发弘誓。其兄律仪作是誓言:;愿我最先成等正觉,其佛名曰世间依怙放大光明。其弟住律仪者,又发誓言:;愿我最先成等正觉,其佛名曰大导商主天人中尊。舍利子,尔时律仪童子菩萨摩诃萨,作是愿已,即于胜现王如来前,合掌而立大誓庄严,说伽他曰:

“;我当不复更安坐, 亦无放倚身眠卧,

专精勤求菩提道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我当不观身与命, 常舍懒惰勤精进,

志求上妙菩提道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假使血肉都干竭, 皮骨筋脉皆枯燥,

要舍懈怠及身命, 精勤为趣上菩提。

“舍利子,尔时住律仪童子菩萨摩诃萨,闻兄律仪童子菩萨摩诃萨发是愿已,欢喜踊跃,即于其前,说伽他曰:

“;今当共契同和好, 修行无上菩提行,

与发最胜勤精进, 为利一切群生故。

我今薄济于身命, 随彼血肉皆枯燥,

发千精进随兄学, 为求无上菩提故。

我当独处住空闲, 山野林中勤精进,

常求微妙最胜智, 随住庄严大法王。”

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彼过去世,胜现王如来法中,律仪童子菩萨摩诃萨,与住律仪童子菩萨摩诃萨,于彼佛所发大弘誓,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故,精勤不懈,修行正道。舍利子,彼二菩萨行精进时,于千岁中,乃至未曾如弹指顷,被于睡眠之所逼夺。于千岁中,未曾起念欲卧息心。于千岁中,未曾起念欲乐坐心。于千岁中,未曾一返屈身蹲踞,唯除便利若食饮时,便就住立。于千岁中未曾再食,日止一食,食止一搏,饮水一器。于千岁中,未曾起念欣乐食心,如谓;我今极为饥渴,愿当疾得如是等念初无有生。于千岁中,未曾一返过量饮啖。于千岁中,未曾起念称量饮食,此碱此淡、此甘此苦、辛酢美恶,初无兴虑。于千岁中,每乞食时一心正念,未曾观彼授食人面,不生是念:;谁与我食?为丈夫耶?为妇人耶?乃至童男童女皆不瞻视。于千岁中居止树下,未曾仰面观于树相。于千岁中,所著衣服未曾再易。于千岁中,未曾一念起于欲觉、恚觉、害觉。于千岁中,未曾起念缘亲里觉,若父若母、兄弟姊妹及余眷属皆不缘念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于所居家发思觉心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仰观虚空、日月星宿、云霞等色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以身依倚若壁若树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以诸酥油用涂支体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身心惊怖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身心疲倦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懈怠懒惰放逸之心,唯兴是念:;我今修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何时当证?何时当得?于千岁中未曾一返身心痛恼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:;我欲剃发。唯除四天大王,时来头上,以其神力手摩持去,于彼天宫起窣堵波,众宝庄严而为供养。于千岁中,虽有天王若来若去而心都无去来之想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从阴影处至光景处,从炎热处至清凉处。于千岁中于严寒时,未曾起念覆厚暖衣而取温适。于千岁中未曾起念,论说世间无益之语。

“舍利子,是二菩萨,于千岁中行如是等坚固精进时,有恶魔名愚痴念,如我今者出现世间,有恶魔罗愚痴念者。舍利子,彼时恶魔兴坏乱故,于律仪菩萨所经行道,仰布利刀遍其行处。尔时,律仪菩萨于彼刀道,微失本心生利刃想,适生想已便即追悔,发大音声再返唱言:;咄哉奇事!我今如何住于放逸?舍利子,时彼菩萨所发音声,遍告三千大千世界。于上空中,有百千拘胝天魔徒党,闻是菩萨忆念音声,即共同时语菩萨言:;如汝今者普告之声,深为善说!深为善说!舍利子,如是天声,唯律仪闻;彼住律仪,于诸天声及此菩萨普告大声,初不闻之。尔时,律仪菩萨,闻天语已,奋发坚固大精进,欲复前经行,再转其心不缘刀刃。舍利子,时彼菩萨摩诃萨,降魔怨已,住如是威仪,行如是妙行,修如是道迹,起如是大悲,兴发如是勇猛精进,未曾休废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彼二大士,于彼法中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故,俱成就是威仪行迹大悲勇猛。又于千岁住空闲林,修佛随念。过是已后,胜现王如来方入涅槃。尔时,诸天便来告曰:;善男子,岂不知耶?如来今者已般涅槃。时二大士,既闻天告,即便往诣胜现王如来涅槃林所。既到彼已,合掌而立,瞻仰如来目未曾舍,极怀恋慕,深生敬重,作是念言:;如来出世大慈悲者,覆护众生同于舍宅,如何一旦速般涅槃,令我等类无依无怙!舍利子,是二大士,立如来前深怀恋仰,七日七夜足不移处,不胜哀感遂立命终,往生梵世。既受梵身,得宿智力,以大神通从上来下,至涅槃会,为胜现王如来应正等觉,所有舍利起窣堵波,珍宝妙物极世庄严,四十千岁方得成就,以诸轮盖安施其上。舍利子,时二菩萨,为彼如来起窣堵波已,心大欢喜,合掌而立,观其福相倍加欣庆。如是又经七十千岁,方始致礼。因尔命终,俱生赡部洲中大转轮王家,处太后胎。

“舍利子,彼初生已,便忆过去所经诸事,作如是言:;我于今者,应当安住最上第一不放逸法。复以伽他,而自诫曰:

“;我今生处轮王家, 广大财食皆如意,

于极放逸当捐舍, 勤求无上佛菩提。

财宝色欲及王位, 无常迅速须臾顷,

智者于斯不欣乐, 勤求上妙佛菩提。

若于财宝不生乐, 为利含识证菩提,

应疾舍欲求出家, 修行胜妙诸梵行。

我昔过去无量劫, 耽滞五欲为功德,

若生天上及人中, 未曾于彼生知厌。

故应舍欲及王位, 父母眷属诸财宝,

及舍国城大军众, 出家勤求证菩提。

“舍利子,时彼菩萨,身相端正如十六少童,不乐俗网常思过患,即剃须发,服袈裟衣,以清净信弃舍家法,趣于非家,二十千岁勤修梵行;后命终已复生梵世,于彼寿尽还生赡部。

“舍利子,当于尔时,于赡部洲有佛出世,名曰妙香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善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时,彼菩萨既遇佛已,即于法中剃除须发,服袈裟衣,以清净信弃舍家法,趣于非家,满拘胝岁修行梵行。如是次第,十千如来出现于世,律仪菩萨皆得值遇,于诸佛所植众德本,常勤精进修行梵行。彼住律仪菩萨,常与其兄同生一处,修诸圣道,唯于一佛不修梵行。以是因故,律仪菩萨先得成佛,出现于世,名曰炽然精进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,住世教化,经九十拘胝岁;声闻大众有九十那庾多,共会说法。

“舍利子,炽然精进如来兴世之时,彼住律仪菩萨,为转轮王,威加四域,福德所被,于炽然精进如来极起深信,以种种上妙衣服、肴膳、饮食、病缘医药、什物众具,供养恭敬,尊重赞叹,于三月中,奉献彼佛及苾芻僧。舍利子,尔时炽然精进如来应正等觉,虽受供养,为欲觉悟彼轮王故,令其忆念,说伽他曰:

“;若为证得诸佛法, 勇猛精进最为上,

贪著五欲诸含生, 凡有所求难果遂。

若求义利于五欲, 智者当知无义利,

汝今处在无义中, 求胜义利不可得。

我昔与汝为兄弟, 俱发弘誓趣菩提,

尔时竞列至诚言, 谁速在初成正觉?

今汝见我证菩提, 转胜梵轮于大众,

汝犹沉溺五欲家, 淫荒女色恒守护。

过去诸佛常宣说, 智者不应保弊欲,

是故我恒勤远离, 曾未追求行放逸。

汝摄恶慧行无义, 汝常安住无义业,

欲法引苦汝长迷, 离欲清净圣所赞。

“舍利子,时彼轮王闻炽然精进如来说伽他已,生大觉悟,深见欲过,希求出家,竟不辞诸妻子眷属、长者、僚宰、大小诸王,亦不顾恋国邑、人民、财宝府藏,即从座起,往如来前,一心合掌,说伽他曰:

“;我当悉舍于家国, 要往空闲至命终,

宁使肌肉并干枯, 为佛菩提因缘故。

复当勇猛大精进, 利益无量诸群生,

弃舍家法趣非家, 当住虚静无为处。

不欣缘附于五欲, 弊恶诳惑彼愚夫,

由我陷没欲泥中, 故使掩面而随后。

诸欲财宝及王位, 一切一时皆弃舍,

即于如来圣教中, 专务精修无上道。

谁有智者当亲附, 谁行学藏有为行,

令我修行精进已, 不速成佛耽诸欲?

是故我舍诸欲乐, 王位财宝皆除断,

要归佛教趣非家, 为佛菩提因缘故。

“舍利子,尔时轮王说伽他已,即于炽然精进佛所,剃除须发,服袈裟衣,以净信心弃舍家法,趣非家道,住空静处勤修梵行。于时复有六十拘胝百千众生,闻彼轮王出家学道,亦怀净信除舍俗相,随王出家修诸梵行。

“舍利子,时炽然精进如来,处世垂化,久乃涅槃。轮王苾芻见佛灭度,悲感充塞,奉接如来遗身舍利,起窣堵波严饰供养。其后不久便致命终,生睹史多天;受天报尽,还生赡部洲中,即于是劫,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名曰妙行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其佛住世,满拘胝岁。声闻弟子,有拘胝那庾多而共集会,皆是大阿罗汉,诸漏已尽,乃至一切心得自在,已到究竟第一彼岸。妙行如来,安住百千菩萨摩诃萨,令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复退转。又为无量无数诸众生等,宣扬妙法所应作已,入般涅槃。正法住世经余一劫,流布舍利饶益众生,亦如我今般涅槃后,舍利广流等无有异。”

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诸菩萨摩诃萨,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故,安住正勤行菩萨道,应当依随律仪菩萨摩诃萨,修学勇猛无倦精进波罗蜜多,不应依附彼枯骨琐住悭众生而为修学。舍利子,若有菩萨乐求菩提,不应他家而生悭吝。若复失念起悭吝时,应乐观察三种怖畏。何等为三?谓于他家数致来往,或因乞食,或复谈话,缠绵不已遂成亲好。见彼第二贤善苾芻,以贪著故便生悭嫉,或时微起一念恚心不相随顺,由是缘故当知摄受地狱诸苦业道,当知下生盲种于其心田,当知生边地业具足摄受。舍利子,我今为汝更说其相。谓彼菩萨,见诸贤善清净苾芻来至其所,辄生嫉妒瞋恚之心,内虽忿结而外现清白,与交言论,心乃悭吝,而身恒将遇随事供拟,或私处隐屏怒眼视之,或以不实事用加诬谤。舍利子,以是因缘,如是菩萨,当知摄受地狱业道,生盲种子植其中心;虽生人道,复在边地,遭诸苦楚,受生盲报;多被诽谤,为他役使,昼夜辛勤初无停息。舍利子,若诸菩萨设于他家起悭嫉时,应思惟此三种怖畏。”

尔时,如来说是语已,长老舍利子白佛言:“甚奇!世尊,未曾有也。是诸菩萨摩诃萨,极为希有,乃能善遇如来说是家悭出要之法。善哉!世尊,愿为我等诸声闻众,说正法要,离家悭相。所以者何?我等于佛法中,非为不愿脱于地狱、生盲边地、诽谤果报,常愿生于中国人趣。我等声闻,深欲乐闻离家悭法。唯愿世尊,舍无缘怨,不舍我等,必为宣说!”

尔时,佛告舍利子:“善哉!善哉!舍利子,甚为希有!汝等乃能住无浮谄,请问如来如是之义。谛听!谛听!当为汝说。舍利子,若有众生,欲随如来修学佛法,我当为彼如应显说。何以故?以诸众生能随佛学,如来不违彼意,必现其前而为说故。又舍利子,若有众生,不乐随佛修学正法,若为彼说,是人闻已,则当成立斗诤根本。舍利子,如是成就净信菩萨摩诃萨,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故,于诸佛法广生净信,长久大夜常乐观察,为欲救济沉溺众生故,往如来所,殷勤郑重咨疑问义,凡所敷演,乐欲听闻;既闻法已,复获广大清净深信,欢喜踊跃,倍加精进,受持正法如说修行。

“又舍利子,当来之世,我诸弟子少有苾芻,深心希乐趣般涅槃寂静之法,多依三事以为常业。何等为三?一者、常喜追求世间名利;二者、贪乐朋党,追求食家,往还不绝;三者、喜乐追求华饰房宇,贮积财富什物资具,是名依止追求三事。舍利子,是诸苾芻,以依如是三种事故,终不解脱三种恶趣。舍利子,如是苾芻,不乐解脱地狱、傍生、焰魔鬼趣,而返喜乐勤修灭尽趣天道法;又常勤修相言斗讼、讥刺离间、诤论之事;复乐摄受心不净信诸恶友等,舍空静林依泊村落,白衣俗人而为朋翼。舍利子,诸在家者作如是言:;如是长老,数来我家,与我同好!我当供给,施其衣服、饮食、卧具、病缘医药诸余资具。彼住空闲诸长老等,既于俗人素无周接,我等如何与之言问?以此事故,是诸苾芻,与在家者转相亲狎,更互谈说,但叙世事繁杂戏论。舍利子,是恶苾芻,乐共无良之人,同止游涉,久著住处,曾无移转;多觅朋党及多食家,数数瞻视躬行庆吊,由此事故密怀亲爱。设有客苾芻来都无供给,先行毁呰非法之言。而客苾芻实是贤圣,是恶苾芻亦不称说:;汝为多闻,具戒清净。汝是预流、一来、不还、阿罗汉果。如是等言全不称说。舍利子,是恶苾芻,在我法中,不修我法,更无余事,唯乐毁呰诃骂不息。舍利子,彼诸俗人为朋党者,又作是言:;诸客苾芻,未曾与我共住久处,周旋还往。旧住苾芻,与我久住,情事相委,通致使命,经理缘务。以是义故,我当与诸旧住苾芻,共相护吝假为威势。舍利子,以是等故,诸恶苾芻,于是经典若解不解,一切时中皆悉诽谤,毁呰不信。

“又舍利子,若复有人听闻如来所说经典,如是文句差别法门常乐听闻,闻便信解无疑惑者,必能舍离如是众生,及舍应往恶趣之业。如是,舍利子,修行无倦精进菩萨摩诃萨,听闻如是悭嫉等相往恶趣业;既闻是已,便不自行家悭等事,况复为他开示此法?舍利子,如是名为菩萨摩诃萨精勤无倦,修行毗利耶波罗蜜多,应如是学。

本文链接:第四十七卷 大宝积经

上一篇:大方等大集经 第四十八卷

下一篇:正法念处经 第五十一卷

李罕诵大悲咒

佛学文化源远流长,《大悲咒》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,无论是消障除难、得善遂愿,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,《大悲咒》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。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“众”,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,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。

李罕视频

推荐阅读

第十卷 大宝积经全文 第一卷 大宝积经全文 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 第十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 第十一卷 大宝积经全文
大悲咒常识网版权所有
浙ICP备15039727号-58|网站地图